GMTIC 2018全球营销技术创新峰会

Uber是在押注无人驾驶的未来?还是掩盖亏损和失败?

王立 2016-8-29 商业资讯 1,994 Uber是在押注无人驾驶的未来?还是掩盖亏损和失败?已关闭评论 喜欢 (0)
从丢失中国市场开始,Uber的估值遭遇雪崩,现在CEO卡兰尼克说要进军自动驾驶和卡车领域,可能是企业更远大的抱负,也可能是卡兰尼克在使用障眼法转移大众对其巨额亏损的注意力。

 

Uber建立的战绩让其显得高不可攀,这只估值690亿美金的入侵物种,将自己的触角伸及全世界,改变着人们的出行方式。但在过去的6个星期里,Uber的霸主地位开始摇摇晃晃。一方面,在中国市场豪掷了数十亿美元后还是退出了中国市场,在短短6个月里面损失了12亿美元。12亿美元!要知道亚马逊最糟糕的时候,一年下来的亏损也几乎才是这数字。

 

另一方面,Uber背后的投资者在持续的施加压力,促使它赶快上市,好兑现自己的投资回报。这些投资者们是怀抱着Uber颠覆原有的出租车体系,建立起全新出行体系的梦想的,但现在看来无论是退出中国,还是大幅度的亏损都让人开始担忧这梦想能否实现。也许Uber给到的承诺是完全不同的,它正在打赌,尽管将自己正在押注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它同时也认为,这是在通往更大的荣耀的路途中,必经的荆棘。

 

Uber的耻辱

 

当Uber放弃了中国这片战场后,便开始了其艰难的八月。和中国滴滴出行的一场恶战,尽管Uber没有做错什么到但还是退出了,一开始中国其实是卡兰尼克势在必得能拿下的市场。“我们在中国市场排名第二,这意味着我们还有机会。”卡兰尼克在今年6月份的时候说过,“但我们将所有东西押注在出行领域上。”

 

而事实是,滴滴占据了绝大部份的中国市场,Uber面临巨额亏损,最终支持不住。彼时竞对滴滴完成了73亿美元的募资,其中有10亿来自于科技巨头苹果。更糟糕的是,Uber在中国占据了60座城池,而滴滴足足占据了400座城池。

 

也正是这个时候,卡兰尼克意识到中国这市场,他不得不放手。“作为一个企业主,要取得成功在听从你脑海的想法的同时也要听从内心的想法。Uber和滴滴在中国出行市场已经耗费了数十亿美元,至今却未盈利,”卡兰尼克在其声明上如此写到,“在这持续的旷世僵局过后,结束才能看到盈利的曙光,才能建立起一个坚固可靠的商业模式,才能真正为乘车用户、司机以及城市三方提供最好的服务。”

 

退出中国市场在投资者看来甚是宽慰,这意味着Uber止血了,但另一方面,Uber面临估值雪崩的打击,按照所占据的市场份额来估算企业的价值的话,Uber割让了中国市场,拉低了自己的天花板,市场规模也极大的缩小了,估值雪崩。但是,Uber的故事正在发生变化,它在中国市场失去的,将通过开辟另一片市场获得。

 

Uber的自动驾驶和卡车梦

 

八月初,也就是Uber宣布离开中国后的两个星期后,Uber揭露了其在进行的另一个项目,自动驾驶。今年5月,Uber官方首次公开了无人驾驶汽车的测试照片。如今与沃尔沃达成合作,又将 Otto装入囊中的 Uber 似乎信心更足了,Uber 还宣布,在本月晚些时候还将进行一项测试开始测试,在匹兹堡的用户有可能叫到自动驾驶的沃尔沃XC90。

 

Uber在恰当时间公布了它另一项位于匹兹堡的大型研究项目,这似乎在对众宣示,Uber中国市场也许是失败了,但它正在积极解决出行商业的存在威胁。这个公告另一层面来解读的话,即Uber正在通过开启另一片新市场来弥补中国市场的丢失。

 

据了解,Uber花费了至少6.8亿美元来收购Otto来进入卡车领域,公开资料显示,Otto专注于研发基于已上路卡车的的无人驾驶组件,换句话说,Otto无意开发自己的自驾车车辆,而是选择把重点放在一些无人驾驶组件套件上,这些组件安装现有的卡车上就能实现无人驾驶。此外,Otto还研发生产自己的雷达传感器。

 

当记者问到Uber CEO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是否要进军卡车事业的时候,他很肯定的回答了记者。“首先是的,我们正在进军卡车领域,”卡兰尼克说到,“再者这是一个数万亿美元的全球业务。我总是在说用户们的地面出行业务是一桩数万亿美元的生意。现在有另外一项叫卡车的生意,充满挑战、趣味,还足够细分,要进入这个领域意味着很大的挑战,也正是这个我更加感兴趣了。这个领域目前看来还处于早期,我们要做的是观察领域的成长。如果它靠谱的话,我们将把它列入我们的研发项目。”

 

正是这个举措,卡兰尼克巧妙得将Uber估值翻了个倍,Uber不再是一家出行公司了,卡兰尼克现在在讨论的是一桩市值两倍于数万亿美元的生意了。这样看来,中国市场的缺失不再是遗憾,因为Uber要做的是一件更大的事情。

 

从头开始

 

尽管这听上去未来非常美好,但有投资人认为这是一招障眼法,试图将人们的注意力从Uber的巨额亏损上转移开来。Uber的亏损在加剧,2016年上半年合计6个月总亏损额度达到12.7亿美元,另外美国这片盈利市场在第二季度也遭遇亏损,而Uber将这归因于对Uber司机的补贴,这也许也是Uber着手自动驾驶的一个原因。此外,有行业观察者在彭博社发表观点指出,其实Uber亏损多少是没有可比性的。亚马逊在2000年一年合计损失了14亿美元,Uber仅用了6个月达到这个数字。另外,Uber2015年亏损20亿美元。

 

卡兰尼克在宣布Uber让步中国市场给滴滴的声明中说到,他这么做是听从脑袋和内心的想法,为的是Uber和滴滴两家公司都能盈利。然而,投资者本来预期的是Uber的亏损会在下一个季度下降,但是Uber在中国已经全身而退了。卡兰尼克那句“不惜一切代价”的口头禅也再也没听到了。

 

Uber进军无人驾驶和卡车领域将要付出巨大成本、并且冒着巨大风险。再者这是一片未经证实的领域,押注它本身就是玩的一项赌博,卡兰尼克已经表示了,他不能犯错。中国市场也许对于Uber来说是一个耻辱,但是卡兰尼克打算做的事情较之去征服每一个市场,都要难得多。

 

卡兰尼克没有征服中国,这对于他来说是可以承担的损失。至于Uber未来想做的是一个物流平台,协助人们把他们的包裹通过自动驾驶汽车或卡车运送到另一方,卡兰尼克已经将Uber的资金投入到这些问题的解决上,不再在中国市场上与滴滴厮杀。

 

“首先,自动驾驶是一个绝对的趋势,”卡兰尼克说到,“所以到时候这真的发生了,但是我们却没有做这件事请,如果我们到时候在这领域没有话语权,那会如何?未来就把我们给抛下了。”

 

它们的共享经济无从说起

 

毫无疑问,自动驾驶是一个趋势,尽管技术问题尚在解决的过程中,但不同于特斯拉、谷歌、乐视、百度等圈内玩家在实践造车,Uber从和沃尔沃合作开始,到收购Otto,其实怕的是未来将Uber给抛下,因为至始至终Uber的意图都不在造无人驾驶汽车,它想做的还是老本行——汽车共享平台,过去是传统的汽油车,未来是顺应大趋势,为无人驾驶到来那天做着一切铺路。

 

但汽车共享其实是一个伪命题,共享经济起源于情怀,也确实是有部分市场在支撑着Uber和滴滴走到今天,但细观Uber退出中国后,你会看到无论是赢家滴滴还是输家Uber多多少少都受到外界对其“能否以高市值尽快IPO”存在质疑,继而质疑他们的主打命题共享经济是否存伪。大白天的时候,车是停在停车场被闲置了,但是开车的上班族们并不闲置,这也是Uber和滴滴的共享经济吊诡的地方。

 

其实从一开始Uber和滴滴的成功,凭借的不是共享经济,而是将黑车标准化罢了。依据打分服务好用户,再依据价格掠夺市场。有了大量用户,就有了大量数据,这也是为什么投资人一直看好的故事。

 

将流量循环反复地导流到其他领域,是Uber在世界,滴滴在中国烧钱后获得的优势,也是它们正在做的事情。无论是滴滴布局出租车领域,还是Uber进军自动驾驶和卡车领域。Uber第一趟征程没有跑下来,开始了第二趟征程,但对于这家充满雄心壮志、估值690亿美元的企业来说,也许是另一条出路。

(文章来源:亿欧网 Flamingo)

转载请注明来自活动家资讯,本文标题:《Uber是在押注无人驾驶的未来?还是掩盖亏损和失败?》

喜欢 0 发布评论
2018年度朗迪金融科技峰会(朗迪Fintech)
第二届中国金融科技与区块链创新2018年度盛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