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TIC 2018全球营销技术创新峰会

深度对话吴欣鸿:八年创业靠焦虑感走到IPO 是时候谈谈未来

李峰 2016-12-16 IT互联网 10,072 深度对话吴欣鸿:八年创业靠焦虑感走到IPO 是时候谈谈未来已关闭评论 喜欢 (0)
吴欣鸿在美图上市现场。

“是时候谈谈未来了。”2016年12月15日,美图公司创始人吴欣鸿说。

这一天,距离他正式创立美图过去了八年。在这八年里,1981年出生的闽南小伙吴欣鸿,把一款小众产品变成了流行概念,把一家偏居厦门的公司,推到了全世界面前。

关于美图,有很多今昔往事可以讲。比如八年前,“修图”还是一种垂直小众的需求,而现在,“美图一下”、“美颜”和“自拍”早已成为国民概念,成为大众需求,成为新时代里必不可少的一环。

但这只是美图故事里最光鲜的表象部分。同样是这这八年里,从创立走到IPO,吴欣鸿告诉新浪科技:每一天都满是焦虑感,每一天都害怕被颠覆,这种焦虑让他夜难入梦,担心美图失去了读懂年轻用户的能力。

不过这也正式美图的核心基因所在,它促使美图抓住了工具软件、移动互联网、智能硬件、短视频、移动直播等每一次风口和机遇。在偏安一隅的厦门,美图有比更多互联网项目更加敏锐的洞察力和行动力。

 

而现在,吴欣鸿觉得是时候谈论未来了。实际上,这也是一种不得而已的选择,人工智能大势所趋,美图在图像视觉方面已有八年积累,这是面向更广阔未来的最佳机会,但这个机会里,吴欣鸿说:“只有IPO才能把美图推向全球,才能为布局未来招募全球最顶级人才。”

在IPO之际,美图创始人及CEO吴欣鸿接受了新浪科技独家专访,深入地谈到了美图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吴欣鸿说:“是时候谈谈未来了。”

上市能提升美图品牌,为布局未来招募全球人才

新浪科技:为什么决定这个时间点去上市?

吴欣鸿:这个时间点来讲,实际上倒没有说特别的考虑。更多是因为我们想IPO,而不是想在某个特定的时间点IPO。因为对我们来说,只要能够IPO就是一个很好的事情,对时间没得挑。

新浪科技:有哪些方面的考虑?

吴欣鸿:OK,我觉得几个原因吧,最主要的一点,IPO可以让我们公司的品牌得到放大,可以让美图变成国际化的公司,品牌能够极大地提升,我觉得这个对于我们未来的吸引人才有很大的帮助。

新浪科技:感觉到人才储备不够了?

吴欣鸿:我觉得我们未来还是要吸引国际上最高端的人才,目前的美图,如果说没有IPO的话,顶级人才是不太够的,真心话。

新浪科技:什么时候开始考虑IPO的问题?

吴欣鸿:我觉得可能想了蛮久了的。其实从我们第一次融资的时候就想到了。

新浪科技:但是没有具体目标?比如发展到多少年就IPO。

吴欣鸿:没有,我觉得IPO是一个相对顺其自然的事情,没有说很刻意地讲我要到什么什么阶段,就是说只要我们满足这样一个条件,我觉得就应该IPO,其实IPO是一个更大的平台。

新浪科技:能够把一家公司展示到公众面前去?

吴欣鸿:对,借助IPO这个平台能做很多事情,刚才说的品牌的提升,便于我们招募顶级人才,也便于做一些资本运作。无论对吸纳资金,还是作为投资并购什么的,只有靠IPO才能比较好地去做这些事情。

新浪科技:那可以这么理解吗?因为现在到了这么一个阶段:只有通过IPO,才能让美图下一步发展更加顺理成章。

吴欣鸿:可以这么说吧。其实文胜(新浪科技注:蔡文胜,美图董事长)会更有心得一些,因为我们在美图是这样分工的:我主要是公司的运营,无论是产品、市场等等,文胜跟我是互补的,资本运作更多是他来负责。

新浪科技:他去考虑这方面?

吴欣鸿:对,他去考虑,所以说,我说起来会比较简单,但是他会有很完善的思考。

四大商业化方向:将推出电商平台

新浪科技:IPO后可能需要在商业化方面有更多考虑,会担心产品体验上被迫作出妥协吗?

吴欣鸿:我原本有,很早的时候开始就担心商业化会破坏用户体验,但是现在完全没有了。

新浪科技:为什么?

吴欣鸿:因为当时不太懂商业化,也不太知道怎么把商业跟产品很好地结合,其实当你开始做商业化,开始深入地去了解这个事情,就会发现其实好的商业化并不会破坏用户的体验,甚至有可能带来用户体验的提升,以及用户需求的满足,所以关键在于说我们能不能站在用户的角度把商业化做好。

以前我想的比较简单,商业化可能就是广告,加广告然后弹出各种窗口什么的,用户肯定是很讨厌,等于说你是强迫他的。但现在其实还好,举个例子,像原生广告在feed流里面,其实广告及内容它是可以很好地融合在一起的,不会说过于突兀,很多用户可能对这样一个广告内容也是有需求的。所以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能不能很好地把商业和产品结合,能不能站在用户的角度去做商业化。

新浪科技:美图有很强大的产品矩阵,对于这些产品的商业化会有一个先后顺序或朝着什么样的方向的商业体系吗?

吴欣鸿:美图旗下的产品现在商业化潜力最大的是美拍。美拍我们也是今年才开始尝试,非常非常有限,但是现在已经有许多不错的成绩了,所以我现在还是蛮相信这种基于feed流的原生广告,然后基于精准的用户画像,基于后台的推荐算法,是可以极大地提升商业化空间的。

另外,我们商业化可以分为几大块:广告、电商、用户增值服务和智能硬件。智能硬件比较直观,我们通过销售来进行。广告方面,除了我们现有的品牌广告商之外,我们现在也在建立自由的广告平台,更好地去做原生广告。电商现在也积极尝试,预计在明年年初,我们会上线第一个自有的电商产品。

新浪科技:电商产品先上一个?

吴欣鸿:另外一个电商产品,其实现在在打磨中,之前偷偷上线测试过,但用户体验还不太好,又回炉重造了。用户增值服务呢,像美拍的礼物系统,包括VIP会员费等,这些都在很积极地展开,总结就是我们把商业和产品做一个很好地融合,不会让用户觉得体验不好,反倒可能会加分。这是我们希望做到的。

创立以来四大重要节点

新浪科技:刚才聊了很多“现在”。那如果站在IPO这个大事件节点往回看,你觉得美图的重要节点有哪些?

吴欣鸿:我觉得第一个重要的节点是2011年2月14号情人节,当时我们发布了美图秀秀的iPhone版。意味着我们正式从PC到移动,而且我们在发布第一个移动产品后毅然决然地转型,几乎就是放弃了PC业务。即便当时PC业务量很大,但我们还把几乎所有的精力投入到移动互联网上面。虽然已经不算是早了,已经是2011年初,但是我觉得我们很坚定,那次转得很坚定,也没有考虑同时兼顾。

然后第二个重要的节点是2013年的5月16号,当时发布了第一部美图手机,这个刚好迎合了当下软硬结合的大趋势。举个例子,现在谷歌在做人工智能,但是他的很多服务都要有一个硬件来实现,他就推出了一些人工智能引擎支持的智能硬件,所以未来这个软硬结合会是一个大势所趋,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几乎所有的好的、比较领先的公司都做这个事情,所以对我们来说意义并不是说做手机,而是软硬结合,我一直很坚定的去看这一点。因为手机只是一个起步,你也知道未来除了手机还有很多可能性,所以2013年5月16号对公司很重要。

第三个重要节点是2014年的5月8号,当时推出了美拍。因为美图在美拍推出之前,一直是工具类的公司,美拍推出也意味着我们从工具到社区,应该说开启了美图公司的平台化进程,同样的美拍也只是我们平台化的第一步。就好比美图手机是我们软硬结合的第一步,所以我们未来还会有哪些平台化的产品,这个还是蛮期待的,因为基于美图这么大的一个用户量级,我觉得我们去做平台化的事情,无论社区或者直接的社交产品,应该是有一定的机会的。

第四个重要的节点是我们对未来的投资,但这个没有一个明确的时间点。因为我们陆陆续续投了一些未来可能会引爆的技术,然后内部也建立实验室去做很多准备。重要的节点我觉得差不多是这四个。

新浪科技:你对这些时间点都记得非常清楚。

吴欣鸿:那当然需要(记很清楚)。

坚决转型移动互联网,内部补贴购买智能手机

新浪科技:当时PC转移动,其实后来大家回顾说不少巨头和大佬都判断错了。为什么你们当时作为初创团队会那么坚决?特别是当时PC端业务量还蛮大的。

吴欣鸿:因为2011年的时候,我们已经看到移动互联网的小爆发了。这个趋势已经完全确立了,这个是主要的原因。

从头去看的话,其实移动互联网的开始是2008年,因为在2008年的时候,iPhone的第一代正式上市销售,虽然它是2007年发布的。然后谷歌的安卓也是2008年开始销售。但是在前几年,从2008年到2011年这个区间,其实移动互联网都在酝酿中,像智能手机还只是在相对行业性的人群中,但2011年开始我们就看到这种趋势了,已经不可阻挡了。

新浪科技:听说你们当时内部鼓励买智能手机,直接补贴。

吴欣鸿:是。在2010年的时候,我们在全公司有一个政策,就是买智能手机的话,公司补贴你一半的费用。

新浪科技:当时四五千一台的iPhone补贴一半?

吴欣鸿:对,补贴一半。

新浪科技:但当时直接放下PC的业务还是挺坚决的,当时PC用户量不小吧?

吴欣鸿:对,当然还有一点其他原因,因为当时我们团队很小,精力实在是有限,所以只能选择集中做好一件事。

新浪科技:当时团队内部有分歧吗?毕竟PC发展得不错,也能开始有钱赚了,然后全部放下去到一个全新领域。

吴欣鸿:内部其实挺少有分歧的,这个我也不知道为啥,可能大家沟通都还可以吧。当时这个转型也没有什么太激烈的分歧,对这个大家也都是看得比较清楚的吧。

危机感让美图抓住了大机遇

新浪科技:上次美图世界大会的时候,我问你外界认为美图抓住了移动互联网以来的风口,比如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硬件、短视频,现在是人工智能图像识别。当时你的回答是没有刻意去抓风口,核心在于满足用户需求,是因为年轻用户有这样一个需求。

吴欣鸿:对。因为美图一直以来是一个极其有危机感的公司,很怕不懂用户,很怕被用户抛弃,所以想方设法地都要去紧贴用户,看他现在喜欢什么,什么是已经OUT了的,所以这样的危机感会驱动我们去想一些东西。

另外,美图也很怕被颠覆。所以我们总是在想,与其被别人颠覆,不如自己颠覆自己。所以可能不会死守一个东西不放,比如说美图秀秀当时量很大,但是我们还是做了美颜相机。实际上美颜相机对于美图秀秀是有一些冲击的,抢了很多用户过来,但是好歹这个是我们自己做的,所以就是会好一些,自己颠覆自己。

从这一点来看,我觉得美图跟XX其实有一点点像。因为XX在我看来也是一家充满危机感,然后紧贴着用户,不断自我颠覆的公司,但是这样说出去也不太好,因为害怕被说傍XX去谈自己。(XX为中国互联网公司,应受访者要求去实名。)

但可能也有一些我们内部的机制的原因,美图这家公司是比较扁平化的,所以当有一些用户的需求,或者说我们产品的问题都会比较快的呈现在大家面前,呈现在管理层面前,因为它没有太长的路径,可能在群里面一发,大家就紧张起来了。

所以说很多产品在不断地刺激我们,包括有一个东西明明很适合美图做,但是别人做得很好,都对我们是很大的刺激,所以可能是各种原因,但真的没有刻意地去抓风口。

因为你要想在厦门,也许这种信息也没有那么多。我也不太出去,所以基本上都是被用户推动,或者说被内心的一种危机感、恐惧感驱动的。

新浪科技:危机感和恐惧感是来源于竞争对手吗?但美图一直好像没有直接的竞争对手的。

吴欣鸿:我觉得不太对。我们一直有竞品。

新浪科技:有哪家公司还跟你们一样直接做美颜工具方面的吗?

吴欣鸿:每个领域都有,但好像没有以公司的形式或产品的形式。

新浪科技:是不是在相同需求方向上,有其他公司给出了另外的解决方案,这在你们内部也被看作是竞品?

吴欣鸿:对。所以我一直在内部跟大家说我们不要看常规意义的竞争对手,比如说某个产品的竞品什么的,因为我们自己的节奏会被打乱掉。

如果我们老是盯着竞争对手,格局也会被缩小到我跟他之间的PK,就把用户给忘了,把做好我们自己的产品这件事情给忘了。

我一直很排斥一种观点,比如要封杀谁,要打压谁,要消灭谁,其实没有过。我觉得很多时候你把自己做好就可以了,其他真不用管。所以内部应该就很清楚,我们无论被多少人黑,各种攻击,我们都无所谓。我们只做好自己的事情。

最焦虑的是全球顶级人才的招揽

新浪科技:刚才谈IPO的时候你说到人才竞争的问题,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想法去看未来竞争的?

吴欣鸿:这两年才有的,因为我们开始涉足一些领域,比如说人工智能相关的领域,发现这个领域顶级人才都在巨头里面。

新浪科技:这让你很焦虑?

吴欣鸿:对,还有比如说我们开始做一些社交方面的尝试,包括很多方面没办法一个个举例,但核心感觉就是:但凡是比较顶级的人才,都可能在巨头手里。

新浪科技:所以你觉得只有IPO才能更好招到最好的人才来美图。

吴欣鸿:对。是的。

新浪科技:美图创业至今,你觉得做对了哪些事情?

吴欣鸿:(陷入思考),其实我对于做对这个事情也是充满问号,因为没有绝对的对。

新浪科技:那有哪些事情是认为错过了,或者有遗憾?

吴欣鸿:错过的事情有啊,都是一些布局性的事情,比如说人工智能的布局。

新浪科技:你觉得人工智能布局晚了?

吴欣鸿:肯定晚了,或者说肯定不算早。这好比我们2011年2月才推出第一个手机App,那肯定不算早的,但你要准确说晚也不晚。人工智能的布局,还有AR的布局,因为AR、VR里面我们会倾向AR,还包括在视频和直播领域的投入,这些要么不够早,要么就是投入不够大,当时太纠结了。

谈美图文化:叫我“欣鸿”

新浪科技:你们的抉择会自上而下驱动的,还是自下而上推动的?比如人工智能和AR。

吴欣鸿:都有,因为美图是扁平化的,经常能创造一些大家互动的机会,所以有蛮多其实都是自下而上的,我们甚至不太愿意讨论上下,在我看来尽量少一些层级,但是很多想法其实是我们的同事推动的。

新浪科技:美图有制度上去保证这样的文化?

吴欣鸿:我觉得可能是扁平化加危机感,扁平化让这个信息很快传达,然后危机感让这件事比较快地去启动。

新浪科技:你作为创始人和CEO有危机感不难想象,但如何保证你的每一位同事都有这种危机感?比如一个产品设计,可能不直接关乎美图生死,但会对整个文化有作用。

吴欣鸿:这个我有一个比较好的方式,就是尽可能找别人比我们更好的例子给大家看,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不然大家可能会觉得我们挺好的,所以我尽量找一些很客观的例子。

新浪科技: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很苛刻的老板吗,你会让你的同事工作起来很有挑战性?

吴欣鸿:肯定的,可能他们不会当面说我苛刻,但实际上我有时候对一个东西的要求会比较高。但是我尽可能拿一些东西来做对比,而不是直接说这个不好那个不好,其实让大家悟到,会比我这样批评他要好很多,就是很多东西你要刺激他,让他自己有感触,慢慢大家就有这个危机感了。

新浪科技:让同事觉得有一个客观标准,而不是你的标准?

吴欣鸿:对,相对客观,然后让他自己去刺激到,感悟到,这种我觉得比较有效。否则的话,有很多人是听不进去的,如果只是说教的话,但是自己刺激到其实印象还是蛮深刻的。

新浪科技:有具体案例?

吴欣鸿:如果说产品的话,涉及到一些竞品,可能不太好说,我经常拿一些竞品来说。几乎所有的产品都会涉及,现在产品多了,主要的而精力会聚焦在几个核心的领域。

新浪科技:你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吗?

吴欣鸿:不是,现在不是了,过去是。我说自己其实就是一个从完美主义者到反完美主义者,所以这个是一个很长的心路历程。

新浪科技:作为决策者,你对于产品的打分决策是如何做的?比如同事拿来一个你认为60分的产品,你用一个80分的产品做对比,最后希望他迭代推出一个90分的产品就能上线。

吴欣鸿:没有,我要求比如说这个月是80分,下个月是81分,再下个月是82分。我要求不高,但我要求每个月、每周、每天都得有进步,这个我觉得还好,这是一个很合理的要求。

我是觉得很多东西不能拔苗助长,或者说好高骛远。比如说我们才60分,别人就做到90分,但是我们也不是神,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去进步,所以我现在更希望快速地去迭代优化,一步步去接近我们理想的目标。

所以从这个点来说其实还是有耐心的,也有很强的包容性。所谓包容就是我包容现在的不完美,而以前我看到不完美我会很急,但是现在OK,他们总会好的,你能很清晰地看到他未来变好的样子。

新浪科技:刚才谈到了公司的扁平化,美图现在扁平到什么程度?

吴欣鸿:其实如果从组织结构来讲,其实也不见得很扁平,因为该有的这些组织架构跟很多公司没有太大的区别。我们说的扁平化更多是一种文化,就是让大家敢于表达,然后没有上下级之分,尽可能消除上下级带来的这种心理压力。

新浪科技:早期会有一些专门的规定吗?比如你们公司都是叫你“欣鸿”,从没听到叫“吴总”的,但福建这边叫“总”还是挺正常的。

吴欣鸿:因为我很早就说如果谁叫我总,就要发红包。一开始也不让大家在相互交流时用“您”,但后来我后面放弃了,因为北方很多人还是尊称您,是习惯,这个不好去硬掰过来,但是“总”是不应该的,我们公司没有任何一个人叫做什么总,这个公司内部不可能有这么叫,因为一旦叫了就会被罚发红包。

新浪科技:什么时候开始的规定?

吴欣鸿:其实这个是口头规定的。后来就约定俗成了,后面可能会有新同事加入,可能他们之前有些工作比较传统,有层级,但很快也就没有了。所以从公司创立到现在,真心来讲,没有什么人被叫做总。

新浪科技:所以你们的扁平和文化,允许任何一个同事直接找来找你表达。

吴欣鸿:可以。而且我都在公司的好多群里,经常还有人当着我的面发我的表情包之类的。

新浪科技:你还挺喜欢这种氛围。

吴欣鸿:我觉得这样比较舒服,我自己感觉比较舒服,我很不习惯被当作老板看,真的很不习惯。

以前产品驱动管理,今后把公司当产品去管理

新浪科技:作为创始人,从你创立到现在,有觉得与初衷有什么不同吗?

吴欣鸿: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不同,一开始的时候,我是因为兴趣去做这个事情,然后我所有的精力都在产品,做具体的产品上面,包括我们很多同事都是,很开心。当时都对这个有兴趣,都很喜欢做产品,很喜欢跟用户交流。

然后到去年年底,我发生了一个很大的转变,就是我开始把重心转移到整体方面,就是我以前的重心是什么呢?就是去做具体的产品,我现在的重心把公司当做一个产品来做,希望公司能成为一个平台,所以可能对我来说,时间精力上面会有很大的区别。

新浪科技:接下来的重心在整个公司的战略层面?

吴欣鸿:对,但是我不懂管理。

新浪科技:你不懂吗?

吴欣鸿:几乎不懂,所以我刚才提到一点其实很有趣,就是我把重心都放在公司的层面, 去做整体的把控了,我又不懂管理,我只好用以前做产品那一套来做公司。我就把公司也当做是一个产品来做,我用我很多产品的方法论也好,产品的各种心得去看公司这个大产品,但是基本上能对应上。

新浪科技:你觉得做产品和公司管理有哪些相似的地方?

吴欣鸿:比如说我们做产品是完全站在用户的角度去考虑问题的,然后公司也是完全站在同事的角度去做很多策略的,其实都是用“换位思考”的方式去做。

产品的话需要做很多快速试错,迭代优化,需要做灰度测试,IP测试,还会有很多这种方法。但这些东西其实在公司的这个层面也一样是的,然后产品要有一个核心玩法,需要有精准的定位,公司其实也是,一家公司你有自己的核心文化和精准的定位。

美图的定位是打造美丽生态链

新浪科技:美图的定位和玩法是什么?

吴欣鸿:首先公司像一个产品,要有精准定位核心玩法,意味着他已经形成了一个边界,我们不可能什么都做,大而全,公司层面也是,所以像我们美图愿景就是打造美丽生态链,我们未来所有的事情都围绕着美丽生态链这个点上去做,这个就是我们的边界。我们现在做的所有的产品其实都能放入这个边界里面。

新浪科技:美丽生态链的标准是什么?比如整形,我们未来做不做?

吴欣鸿:应该不做,我们美丽生态链其实有两个定义:一个是管理用户在虚拟世界中的形象,另一个是帮助用户在现实生活中变美。我们现在做的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在围绕第一件事情。

首先,管理用户在虚拟世界中的形象,这个形象可能是他的真实形象,不是像QQ秀那种,或者像动画那种,但能让他基于现实中的形象在虚拟世界中得到更美展现,比如我们的很多产品所满足的需求。

其次,帮助用户在现实生活中变美。这个事情其实很泛,我用化妆品也是变美,我剪个发型,买个衣服都是,所以他还得有一个边界,我们不可能什么都做,所以我们给自己定了一个方式——基于人工智能的驱动。因为我们认为人工智能未来会成为一个基础设施,就像最早的电,现在的互联网,未来的人工智能,它都是基础设施,未来上面会有很多的应用。

所以我们美丽生态链做的两件事情:管理用户在虚拟世界中的形象,以及帮助用户在现实生活中变美,其实都是基于人工智能的驱动,而不是泛泛而谈的。

新浪科技:通过人工智能去审视你们的产品?

吴欣鸿:对,所以我们所做的这些事情都是未来在人工智能这样一个基础设施上面的应用。

新浪科技:所以这是美图未来的一个样子。

吴欣鸿:对。就好比谷歌,谷歌前一段时间发布了几个硬件,其实那几个硬件也是人工智能这个基础设施上的硬件,所以这也是我们的目标。

人才!人才!还是人才!

新浪科技:实现这个目标还缺什么?

吴欣鸿:就是人才。因为这么宏大一定要顶尖的人才来实现,IPO帮我们解决了资金的问题,那接下去真的只有人才了。

新浪科技:作为一家总部在厦门的公司,对人才的吸引还会有地区的门槛。

吴欣鸿:对,但其实我们之前就已经都布局好了,美图现在在北京有超过两百人,深圳有一百多人,杭州几十个人,上海也是几十个人。

新浪科技:多地协同?

吴欣鸿:多地的,包括香港、台湾。所以这就要求我们在公司内部,要搭建比较好的沟通机制,让项目很好地异地协同。然后我们设立这些办公室也是为了让这些拖家带口的人不用举家迁到厦门,因为有很多顶级人才可能年龄不小,可能小孩子也要上学什么的,不可能全家突然就过来,所以基本上只能靠这种异地的协同来解决。

新浪科技:对于人才的标准是什么?北京上海还是会非常强调学历的,美图的标准呢?

吴欣鸿:我们的标准可能不是很具体,主要看他对这个事情没有足够大的兴趣,他是不是一个心怀理想的人。因为美图有很多这样的人,我自己就是兴趣驱动的,是一个比较理想主义的人,所以我会首先考量这个事情。

还会考量就是不是有很好的洞察力,能不能很好的化繁为简,面对很多很多复杂的东西,能够一下子洞察本质,把它提炼出来就变得很简单,会看重这种能力。

另外有没有什么换位思考的能力。我们一切以用户为中心,但是他能够真正站在用户的角度去想,用户是怎么理解这个事情的。这个也叫做同比心或者共行力,这种能力是特别看重的,主要是这三点。

新浪科技:那组织变大过程中,如何从机制上保证人才标准没有在执行过程中打折扣?

吴欣鸿:这个老实说我们还没有做得很好,然后也在通过建立公司文化的同步机制,能够把很多文化,看起来很虚的东西给具像化,让文化可以无损耗地传递。

因为之前都没有一个具像化的东西,只能靠大家理解,一百个人有一百个理解,而且可能传达的时候是有损耗的,所以我们希望通过搭建文化同步的机制把虚无的文化给具像化,无损耗地传递。

特别是我们现在多个办公室,我们在全球现在直接设立的办公室就有十几个,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这已经跨国家了,文化差异很大。这个是我们现在正在努力解决的问题。

新浪科技:你现在会亲自面试到哪一级别的人?

吴欣鸿:总监以上的肯定都是我自己面试的。然后有一些职位比如产品经理这种比较关键的也是我一定要面试的。

新浪科技:会有个人判断不同的时候吗?比如你的副总裁认为这个人是天才,但你不认为。

吴欣鸿:有一票否决权。

新浪科技:你的一票否决权?

吴欣鸿:没有,他(业务部门副总裁)也有一票否决权,我觉得好的他觉得不好,那也是一票否决。

新浪科技:都是平等一致的。

吴欣鸿:对,这个是基础。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新浪科技:为什么有这样的制度?

吴欣鸿:因为我很怕自己独断专行,所以说我会去建立这样的机制,防止我独断专行。

新浪科技:会担心你下面的人独断专行吗?有什么制度?

吴欣鸿:公司是一个运转的机器,一般来说,一旦说某个环节有问题,它肯定会呈现出来的,肯定会暴露出来的,所以就还好。肯定有很多问题的,但是现在的好处就是能够比较快地暴露出来。

新浪科技:之前你的精力主要放在产品打磨上,是不是一定程度上也是你和蔡文胜分工的关系,他会给你分担一些战略上、管理上的工作?

吴欣鸿:我们一直来都是分工的。之前,其实是我们整个团队都有点属于产品驱动,这一个产品在发展,然后大家跟着产品转,所以即使在没有刻意地管理下,大家也能比较好的运转,被产品拉着跑。

文胜的话,他的定位都是很清晰的,就是公司核心的战略,然后资本运作、重要的商务合作、重要的关系,包括核心人才的把关和招募。当然这个里面有一些我也会涉及,但是公司的产品运营等,很多其实还是整个团队在做。

不希望被当做厦门的巨头或大公司

新浪科技:完成IPO后,你们就是厦门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了。怎么去看这个现象?

吴欣鸿:内心很忐忑的就是这个,我们不希望被当作所谓的巨头或者大公司。这样会让我们有一些对立,但事实上这个也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我们可能只能,首先更友好地去跟大家相处。另外,也需要承担一些公共责任,理论上你可能目前规模还可以,但你就应该去做你有义务做的事情。

比如说我们看到有的公司可能去推动什么公益,有的公司可能会积极地去分享他的一些成果。总而言之,我们肯定是需要靠这样的事情承担一些责任。

新浪科技:希望其他的企业把你们看做先行者?而不是大公司或巨头。

吴欣鸿:对,所以我们最好是承担一些行业和社会的责任,可以平衡这个事情。

创业压力大,但有兴趣,有成就感

新浪科技:创业以来压力大吗?

吴欣鸿:这两三年比较明显,就是压力会影响睡眠,因为想的事情多就不容易睡着。

新浪科技:一直以来外界对你和美图的评价就是做了这个事情后,人也更加年轻了。然而你的焦虑和危机感还是挺令人意外的。

吴欣鸿:也正常,但还是很开心,因为我们做这个事情很特别有成就感,是特别正能量的一个事情。因为我们的产品都会让人变美一点,无形中给我们用户自信心,所以有自信心,他们也会更开心。

而危机感压力这些事情我觉得是创业的常态,几乎都是避不开的,我之所以很开心,是因为我做这个事情是我的兴趣,可以给我带来很强的成就感,觉得很开心,这些是大于刚才说的危机感压力的。否则可能老得很快。

新浪科技:你创立美图之前做了一款火星文转换器,那也是你的兴趣吗?

吴欣鸿:其实火星文我刚开始也没看懂,我是无心插柳,我是因为有一次逛QQ空间,看到一行很个性的文字,就说我要做这样一个转换器——直接打出来就是这种个性文字,本来是一个很无聊的想法,花了三天时间,很短的就做出来了,然后突然发现用这个产品的人应该说有80%以上是90后,当时他们是不太在主流视野里面的。然后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原来这群用户这么活跃,原来他们个性化的需求这么强。所以我们后面去做很多事情也是类似这种无心插柳,或者说故意去试错。

新浪科技:就是试一试,万一成功了呢?

吴欣鸿:成了当然是很好,不成也无所谓,因为很多东西真的是试出来的。所以到现在,确实我本人跟现在即将爆发的00后实际上存在近二十年的年龄差距,不像我跟90后年龄差的没有那么大。所以怎么办呢?可能这个也要靠公司建立比较好的机制,刚刚说的彻底扁平化,然后项目独立化,这样才有可能让一些新的这些东西冒出来,否则的话,还是以我来指挥的话,那我可能渐行渐远了,可能是瞎指挥。

新浪科技:但你会一直去理解年轻群体的文化趋势?

吴欣鸿:对,我肯定要知道,我不准备站在产品的第一线,去不断紧贴跟踪用户了,因为这样理论上是不太现实的,人都有老的时候,可能未来的年龄差是三十年。所以我只能说在公司层面建立这样的一个机制,去保证公司的团队跟用户是很近很近的。我觉得IPO的意义就是说他又把一切拉到了一个起点。

记者:你还给公司写了一首歌的歌词,为什么要自己去写?

吴欣鸿:就是有感而发,真的是自己的一些感想,其实之前是有一版歌词,可能因为是外面的人写的,所以后面就全改了。

来源:新浪科技

转载请注明来自活动家资讯,本文标题:《深度对话吴欣鸿:八年创业靠焦虑感走到IPO 是时候谈谈未来》

喜欢 0 发布评论
2018年度朗迪金融科技峰会(朗迪Fintech)
第二届中国金融科技与区块链创新2018年度盛会
Top